Forás

★濑名泉★
☆少年ハリウッド ☆音乐部
気まぐれ
Forás,即为生长。

微博@碧海暮色问余生_苏子遥
别名Aulandor/言星遥

无题(师兄x我)







天晴。

我半睡半醒地睁开眼,确认完天气如何之后悄悄松了口气。脑袋晕乎乎的,从噩梦里勉强醒来后只来得及匆匆洗漱一下,又好似停止运转了一般拖着我直往桌子上撞。好在时节已近入秋,我还能靠着这些许的凉风保持神志,不至于再睡下去。

梦中的情景终于支离破碎,我才得以从那片黑暗中逃离出来,感受窗边洒下的习习阳光。今天天晴,想必也是个好日子。没有刀光剑影,没有生生死死,亦不再需要步步锥心。我看那天上祥光大作,定是说明今日万事大吉。更妙的是,好似有个翩翩仙人,我眨个眼的功夫,他就乘着清风下凡而来,手执画卷,身后还有一羽白鹤轻盈飞舞,好看极了。再眨一次眼,仙人温润的声音响起,在我耳中却像隔了一个世界一样远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…吗?”

我是完全没有听见他说的什么,只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。我猜这位仙人定是听到了我刚刚的吉卦,这才下来替他自己也问问呢。

“好说!……好说……。仙人要问什么卦?……”我胡乱地点了几下头,恍惚间又听到了周公的亲切叫唤,浑身都没了力气,向前直倒。还以为我要继续当个锤子,狠狠敲在木桌上,却有一双温热的大手轻轻托住了我,想来是那位仙人好心。不知他什么时候把画卷放下了?温和的气息混杂兰芷的香味隐隐打到我脸上,比周公的夺命催眠更叫人想睡。强打精神,我正要说些感谢的话,那位仙人又像是实在憋不下去一般,小声笑了起来。距离突然拉近了,热气断断续续地挠上我脸颊,惹得我心上一片痒。

“师妹……”他低低唤了声,如此温柔缠绵,带上几分无奈,令人怀念。我觉着这声音越听越耳熟了。还有这个师妹的称呼。

……师妹??!!

睡意被惊得去了大半,猛的睁开眼。哪里还有什么仙人,只有我的问舟师兄的脸近在咫尺,眉眼弯弯,比梦中的仙人还好看。不过这一下我是完全清醒了。

“师妹?”他又唤了一声,眼里倒映出我一脸震惊仿佛世界末日的模样,看起来能有多傻就有多傻。

我心里确实是世界末日一般了,羞耻心化成不要脸的洪流,造反一样撞的我七荤八素,脸上直热。平时我就时刻警醒自己要在师兄面前保持可爱师妹形象的,没想到这一早上就又让我破了功。好吧,记忆中的“我”在他面前确实可以说是什么脸都丢尽了,但对现在的我来说丢脸次数还算是少的,这都得益于我平时严于律己……个鬼啊!我急急忙忙坐直了身子,绷着脸,一丝不苟地整理好衣物,然后十分认真地向他打了招呼。

“师兄!……早上好……。”心里的羞耻洪流越演越烈,声音却反而越来越小了。我小心翼翼瞄了他一眼,他坐在那里,眼里的温柔丝毫未变,好像快要溢出水来。

“怎么这么能睡?”他好笑地看着我,眼里却没有一丝指责的意思。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就抬起手在我头上揉了一把。

“做好梦啦。”我也讪笑着回了他,“梦见有个仙人从天上下凡来,还来找我问卦。”

“好吧,问卦。”他一副努力憋笑的表情,我就知道他什么都明白了。我装作生气地别过脸,实际上是太害羞了,不敢看他。头上的大手轻柔地帮我捋好乱发,才恋恋不舍地放下。

“我的师妹果然十分厉害,连算卦都无师自通了?”他讨好地说完这句,我就赌气般地把头再扭过去一点点。见我还没有回头的意思,便轻轻皱起眉头一脸委屈地看着我,“师妹,别生气了,我不笑你就是了。”

不听。我重重哼了一声。

“师妹……”

撒娇也不行。

“师妹……你别生我气了。你猜我今天带了什么来看你?”

莲花酥?贿赂也不行。……好吧,我承认我还是有点心动的。

我自认为不着痕迹地看向那边,却看见他眼早已眯成一条缝,好像比我自己还早一步就知道我的反应了。……好吧,算你赢。我叹了口气,认命般把头转回去。他见我有了动作,便不急不忙地拿起桌上的画卷。

……什么啊,不是莲花酥呀。

我感到十分失望,正准备义正严辞地向他再问一罪,那画卷发出轻微的声响,然后徐徐展开。画中绘有一位女子,左下的刻印告诉我作者便是我的师兄。虽然未作对比,但我想定是与现在的我十分像了,因为我师兄是世界上最才华横溢的人了。画中的女子并未像是在作出什么表情,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,单纯嘴角勾起,好似在看着什么,又好似什么也没有看。我看着她毫无波澜的眼睛,却感到有一把沾满血的兵器,一息之间就把我的心刺了个粉碎。我无法呼吸,只能拼命压抑下这猛烈的感情,祈求师兄未曾看见我的失态。

好在他的视线已经被画卷遮住了,什么也看不见。

“怎么样,像吧?”他得意地说。明明就在我面前,他的声音隔着画卷,好似从天涯海角传来那般远。

“好看。”我小声说。希望他不会发觉我的情绪。

“你满意就好啦!……虽然说师妹叫我画出这三月来你最不像你的样子,可我左画右画,怎么看都不知什么才是最不像。这幅画可恼了我好久!那我就放这儿了!”他好像松了口气,然后就打算把画收起来了。

我立刻警觉起来,猛地闭上眼睛。等到我平复好心情,才敢睁开。

“……师兄”

“嗯?”他收拾好画卷,回过头来。他的眼那样温柔,像是包罗万象的星空,熠熠生辉,却从来都只舍得装下一个人。

“我想吃莲花酥了,师兄陪我一起去买,可好?”

“好。”他说,一字一句。星空弯成月牙的形状。

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我知道的,这个师兄心中的那人是我,却又不是我。每个夜晚,当我闭上眼睛,我就会跌入那个绝望的万丈深渊。那里有着另一个师兄,我的师兄。他和这个师兄无二区别,只是他没有一个从未来而来的师妹帮他躲避未来的灾难。我在梦里哭得撕心裂肺,雨声震耳欲聋,每次落泪,他便伤多几分,我却无能为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次次受伤,然后浑身鲜血地倒下。他不舍让我心疼,从未在我面前露过一丝痛色、我却希望他能全数告知于我。每次望我他眼中都只含着满满的情意,我却宁愿那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他们应是同一人,只是走向了不同的结局。而我注定不能在此久留。未来的叶问舟应和另一个师妹一起共度余生,白头偕老。

我想,我大概是要到别的地方去的,至于那是什么地方,我也不知道。只是,若上天怜悯,我……想要留下什么东西,来证明我曾存在于世,也不想他就这样忘了“我”。

所以,我便令他做了画。我计划着,等我感到自己快要离魂的时候,我就偷偷拿着这画,挂到他书房最显眼的地方,然后留纸,上书大字:愿君长久,挂于此处,吾必日日检查此画康健!

我甚至能想象到他看到纸条的无奈笑容了。大概还会嘀咕,说这师妹这么这样好玩,画也需要检查康健?

愿君长久,愿君康健。

评论

热度(16)